南溟

这个半吊子的养成系画手去集训了,算上高考大概要失踪到明年。……

太宰治只觉得没由来的痛。

起初他还能受得住这细细密密如蚁啮的疼,太宰治讨厌疼痛,他厌恶这让人生不如死的极端不适。但这又似乎是他自己找的,他只好受着,眉头紧蹙脸色惨白,冷汗从额头滑落。太宰治下意识蜷成一团,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剖开他的皮囊,扯出他如烂棉絮一般破败不堪黑乎乎的内里一片一片的撕开揉碎,末了还觉得不够似的将残渣扔在地上踏了两脚。

然后痛感愈加清晰,太宰治想要开口呼救了。随便什么人都好,杀了他或是治好他,过来结束这种痛苦吧。他颤抖着开口,却只做得到大口吸气,声带没有力气发出什么有用的音节。空气进入喉咙也只能带出溺水者一般挣扎的近乎呜咽的抽气声,可他的眼角干的发涩,太宰治没有一点要哭的意思。

这时他才看清,他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求助的对象。太宰治的周围是一片荒芜,他是这片虚无中唯一的活物。他竟有心情在阴惨惨的脸上扯出一丝狰狞又狼狈的弧度,尽管这点儿不合时宜很快又因变本加厉的疼痛涌来而僵在脸上变了形状。

太宰治曾无数次的想要死去,现在大概是他对于这个愿望最强烈的时刻了。他痛苦的茫然了一会儿,一个很失礼的念头却突然闯入脑海。

……若我现在,就是在死亡的怀抱里呢?

瞧啊,毕竟谁也没和他说过死后即是极乐这句话不是?太宰治愈发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要不是痛感太强烈他都要拍拍手夸奖自己了。

太宰治啊太宰治,你早该料想到的。

他的目光向着虚空延伸,看向更远处的虚空,在心底对自己如是说道。

你这种人,死后只该比活着更加痛苦,不是吗。

就像现在这样。太宰治,你体会到完成夙愿终于死掉了的欣喜了吗。

太宰治,太宰治。

他甚至开始在心底咒骂起自己来。

——你活该痛苦一辈子。他说。


评论(3)

热度(19)